PNAS:一种蛋白质“开关”,为各年龄段视力丧失者带来曙光!

近日,发表在《Preprints with The Lancet(柳叶刀预印本)》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到2050年,预计失明和严重视力障碍将影响到全球近9亿人,而目前这一数字已经达到约3.38亿人。
另据近日媒体报道,山西长治市将把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具体内容请看今天另一条推文)。
不过,大家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如今戴眼镜的小朋友是越来越多,当然,这与电子设备和互联网的普及脱离不了干系。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是我们观看这个世界最直观的“工具”,但不可避免的是,随着用眼过度,随着年龄增长,我们都会面临视力减弱的问题,很多成人和儿童中都已经出现大量的近视眼患者,还有些人甚至刚刚出生就要面对视力低下的问题。
令人欣慰的是,近日一项突破性的发现,可能将逆转所有年龄段患者的视力下降。
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美国俄克拉何马医学研究基金会(OMRF)的研究团队称,他们发现了一种化合物,可以缓解导致视力下降的眼血管堆积,而且即使是病情进展严重的患者,也有可能看到命运出现转机。该研究有望催生一系列眼病的治疗方法。

在诸如早产儿和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之类的眼病的发展过程中,视网膜中的血管过度生长形成病理性新血管簇会阻挡光线到达视网膜,从而引发视力问题,甚至可能导致完全失明。
目前用于治疗这些疾病的策略是抑制血管生长,但可能导致正常血管发育不良。因此,需要在保留正常血管发育的同时消除病理性新血管簇的方法。
研究第一作者、博士后研究员Chris Schafer认为在出生后不久就会自然消退的血管中可能隐藏着一条线索。
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团队利用小鼠眼睛中的玻璃状血管网(在出生后会自然退化)来获得驱动新生血管退行机制的见解。他们发现了一类称为E-26转化特异性转录因子的蛋白质,在正常血管退行过程中下调,尤其是在血流缓慢的血管中。

OMRF的生物医学研究中心主任Scott Zarrow说:“Schafer博士认为这些蛋白可能是消除这些血管的重要’开关’。这将导致一种治疗这些疾病的新方法。目前的治疗方法,如侵入性手术或终身注射只能是防止疾病发展,而且往往有严重的并发症。”
Schafer随后发现了一种可以使这些蛋白质失活的实验性化合物YK-4-279,并用小鼠来验证这一假设。该小鼠模型产生了紊乱且灌注不良的新生血管簇,以模拟人类眼病。用YK-4-279治疗的小鼠显著减少了类似在早产儿和糖尿病患者中观察到的异常生长且血流缓慢的血管簇,同时保留健康的视网膜血管,因此证明了该化合物的治疗潜力。

与逆转血管异常生长同样重要的是,研究人员表示这种化合物不会影响眼睛所需的正常血管。他们的发现可能会导致针对患者特定眼疾的新视觉疗法。这一过程也可能有助于收缩全身肿瘤中的血管。
该研究通讯作者、俄克拉荷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大学细胞生物学系助理教授Courtney Griffin总结道:“我们已经证明,一旦这些不正常的血管在年轻的眼睛中形成,它们将很容易被治疗。当然,还需要更多的研究,但这可能是治疗所有年龄段患者视力下降的一个重大进展。
该团队目前正将他们的研究重点转移到该化合物对成人眼病的影响上。

论文链接:

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10/02/2015980117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82742

 

 

 

文章转自中国生物技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