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报告发布 央视总台记者专访主刀医生刘良

从2月中旬开始,在国家法律政策的允许下,我国开始陆续进行新冠肺炎患者的遗体解剖工作。2月28日,世界首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报告公布。
日前,总台记者专访主持这次遗体解剖的刘良教授。这份报告中包含了哪些重要信息?这次解剖过程又有哪些特殊之处?
病变仍聚焦肺部 其他脏器损害有待研究
2月28日,世界首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报告公布,《报告》结果提示:新冠肺炎主要引起深部气道和肺泡损伤为特征的炎性反应,肺部纤维化及实变没有SARS导致的病变严重,而渗出性反应较SARS明显,对于心肌及心外膜、肾脏、脾脏、消化道器官、脑部是否存在与病毒感染相关的损害表现有待进一步研究。
刘良教授表示,从目前的病理结果看,一些死者的肺部切面上,能看到有黏液性的分泌物,他认为这是临床治疗需要警惕的地方。
刘良介绍,新冠肺炎患者出现的症状不像我们平常的感冒、病毒感染引起的流清鼻涕等症状,解剖发现这些患者肺部的分泌物是黏稠的,而且在较深的气道里。如果在早期没有发现、不去针对性地做处理的话,治疗可能会起反作用。
此外,刘良介绍,正常的肺含气,握上去感觉像海绵,但感染新冠病毒的肺一摸就感觉它已经实变了,肺里面被别的东西取代了。
“大灾面前,自己不起点作用心里羞愧“
刘良从事法医工作已经30多年,他亲自检案数千次,其中不乏疑难、典型和重案要案。17年前,刘良曾对SARS逝者做过遗体解剖。1月24日,刘良代表团队向湖北省政府提交了紧急报告,强调了尸检的重要性和可行性。
记者:医生和病毒在打仗,如果不进行遗体解剖,意味着这个俘虏可能我们永远抓不回来?
刘良:对,基本上是盲打。
湖北省卫健委同意刘良和他的团队对新冠肺炎逝者进行尸检,但病理解剖所需的场地很难落实。
医院的手术室是相对稳妥的选择,但当时武汉的医疗资源严重不足,而且一旦医院接受了这个任务,还需要承担征求病人家属是否愿意捐献遗体的工作。因此,寻找医院的进展并不顺利。刘良在焦急中等待,“很着急,早一天知道病变对临床治疗非常有价值。
刘良:我曾经跟团队说过一段话,在世界级大灾之前,我们不幸也有幸地遇到这段经历。如果我们不在里面起点作用的话,我们真是羞愧。
刘良不断地通过媒体发声,呼吁尽早开展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2月15日,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张定宇院长同意安排一间负压手术室用作遗体解剖。
手术前 鞠躬时间特别长
2月15日晚上9点左右,金银潭医院一位新冠肺炎逝者家属同意将遗体捐献出来,供刘良团队解剖使用。
2月16日凌晨1点左右,在做好层层防护后,刘良团队9人进入手术室,59岁的刘良是遗体解剖的主刀。
记者:第一步怎么做?
刘良:我们先给他鞠躬,这是规矩,也特别对这个人。他能把自己遗体捐出来,贡献很大,我们对他鞠躬的时间特别长。他们为人类健康,为子孙后代,为我们未来作出了贡献。
“我们相当于在核辐射最核心的地方”
这是全世界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解剖。呼吸道传染病人的抢救中,仅仅是气管切割都会导致大量病毒喷出,而尸检需要打开的面积和部位比气管切割要多出很多,刘良形容“这个是很冒险的事情。
在进行解剖之前,刘良和团队策划了多种方案。起初由于老人是疾病的易感染人群,团队决定让年轻人上,年纪大的医生当助手在旁边进行指挥。但真正解剖时,还是选择让年龄大的医生做。
记者:为什么要改主意?
刘良:毕竟他们没有经验,万一出什么事了,那只能就往里面冲。面对恐慌,还是先要保护其他人。
由于病房中空气不流通,并且不清楚遗体暴露会有多大浓度的病毒散发出来。时间越久,暴露出来的病毒浓度越大。
记者:您恐惧吗?
刘良:恐惧,没有人做过新冠肺炎逝者解剖,我们在里面时间不能待太长。一是里面空气很闷,第二个你不知道遗体会有多少病毒散发出来,时间越久暴露出来的浓度越大。我们相当于在核辐射最核心地方。
从2月16日凌晨一点半开始,遗体解剖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至凌晨三点五十分结束。而平时做一例解剖,只需要一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
记者:这次时间长的原因是什么?
刘良:一是首次,要谨慎小心。第二个,在里面确实很难受,像高原反应一样缺氧,缝一针就大喘气。
迄今为止,中国累计对12具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进行了病理检验方向的解剖工作,其中9例由刘良团队完成。
在刘良看来,法医其实就是翻译。遗体不会说话,法医要做的就是把死者的语言翻译给不懂的人听。出乎刘良意料的是,这些天,几乎每天都会有新冠肺炎逝者本人和家属志愿捐献遗体,这让刘良非常感动。“非常感谢他们,真正有难时,大家还是愿意奉献自己。
文章来源于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