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遗体解剖已完成11例,取得重要发现

从2月16日至24日,华中科技大学团队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病理解剖,且已取得重要发现。该校法医学院刘良教授介绍,与临床专家沟通分析后,会对这种新型病毒有更深入的认识。

 

华中科技大学病理团队由法医学院刘良教授以及附属同济医院病理科王国平教授组成,已进行9例遗体解剖,前3例病理研究结果已完成。20多位团队成员正加班加点,力求以最快速度完成病理研究。

 

 
遗体解剖是揭开病毒真面目的最直接手段。王国平教授解释,遗体解剖是病理学研究的重要方法之一。通过病理学变化和临床变化对比研究,揭示发病机制,分析死亡原因,总结诊疗经验,提高临床救治效果和防控效果。
  据了解,遗体解剖在控制流行病蔓延过程中的重要性,在2003年SARS爆发时就已经有所印证。当时国内专家普遍认为衣原体是其病原体,直到第一军医大学病理学家丁彦青教授对SARS死者解剖后,才得到强有力的证据支持了广东专家组提出的“非典型病毒,不是衣原体”感染的论断,将抗击非典战役引入新的阶段。
  2月16日凌晨1点,刘良等人在金银潭医院手术室进行了首例新冠肺炎遗体解剖。尽管之前有过对SARS、艾滋病、脑膜炎病患死亡的遗体解剖经验,但面对全新的新冠肺炎病毒,需要严格的解剖环境和自身防护。刘良全副武装,手套三层,口罩外面套面罩,最后再罩上密不透风的一层防护服。
  据介绍,刘良团队完成的9例遗体解剖中,捐赠者年龄最小的52岁,最大的80岁,多在60岁以上。
  此外,国内病理学专家卞修武院士和上海瑞金医院团队,也已完成2例新冠肺炎遗体解剖。
有没有重要发现?

  “我们团队的前期3例遗体解剖病理研究已有了初步结果,更深入的检查比如免疫组化等,还在抓紧做。20多位团队成员正加班加点,力求以最快速度完成病理研究。”王国平说。

 

何时公布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病理报告?刘良坦言,还回答不了,“应该快了”,包括上海两例解剖遗体的穿刺结果,可能很快就会发布。

 

有些患者肺部切面出现粘液性的分泌物

 

前3例遗体解剖病理研究有了什么新发现,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包括除了侵害肺部,新冠病毒还让哪些器官受累?还有学者提出的一些重症患者中可能暴发心肌炎或“心碎综合征”,是否存在?

 

两位专家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从科学研究上说病例越多越好,但很难做到。但目前积累的11例病例,某种程度上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不仅有发现,而且是比较重要的发现。”

 

刘良说,目前看来,新冠肺炎不仅损害了肺,还包括免疫系统及其他器官。他同时提到,新冠肺炎逝者是否存在肺部严重纤维化暂且不谈,可以肯定的是,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有些患者肺部切面出现粘液性分泌物。

 

他进一步解释,目前切片结果显示,肺泡功能可能受到损伤,然后气道又被粘液堵住了,临床上会出现缺氧低氧状态,所以要改善病人的缺氧状态,需要把气道打通,对粘液进行稀释、溶解。否则粘液没有被化解,单纯给气给氧,有时候达不到目的,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这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临床上已经采用了相关的药物治疗。”刘良认为,还可以再多进行一些尝试,如对中药的运用。

 

遗体解剖还有这些新发现

 

重症患者是否会暴发心肌炎?刘良认为,目前看还是待定,需要更多观察。至于心碎综合征,可能性相对较小,因为临床上没捕捉到,病理上也很难发现。

 

病毒的传播途径并不是病理学的问题。但刘良说,在进行遗体解剖时,与合作单位一起,的确做了不同器官、组织的核酸测量,有些发现也有助于对病毒传播途径的分析。但还需要将不同检测结果进行综合分析,因为从目前来看,不同病例以及不同脏器的监测结果并不是十分一致。

 

王国平提到,目前看来,新冠肺炎和SARS引起的肺炎在病理学上有类似性,都是病毒性肺炎,但也有不同的地方,具体哪里不同,会慢慢揭示出来。

 

两位专家均表示,目前不便透露过多报告细节。未来将会将此次尸检的相关检测结果与临床进行对接,研究某些病变究竟是由临床上的治疗行为造成的,还是疾病本身造成的。

 

 

 

文章转自中国生物技术网,内容综合自中国新闻网和湖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