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子刊新观点:吃太多,而非运动太少,或是增重的核心问题

 
  众所周知,现代人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如管不住嘴,也迈不开腿,导致每天的热量摄入多消耗少,因此是全球肥胖率上升的主要因素。
  北京时间12月19日,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上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原始落后的亚马逊雨林一个地区的儿童在日常生活中的热量消耗并不比美国儿童多,但他们消耗的热量确实有所不同。这一发现为理解和扭转全球肥胖和代谢不良的趋势提供了新线索。
  研究通讯作者、美国贝勒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Samuel Urlacher博士说:“传统观点认为,越来越多的久坐不动和无菌的生活方式,导致每天能量消耗过低,是全球肥胖率上升的主要因素。我们的研究结果挑战了这一观点。我们证明,亚马逊地区那些生活方式积极、长期受到免疫挑战的儿童,实际上并不比生活在美国的那些久坐不动的儿童燃烧更多的热量。这种能量消耗的相似性表明,人体可以在不同的情况下灵活地平衡能量预算。归根结底,吃太多,而不是运动太少,可能是长期体重增加和全球营养转型的核心问题,而后者往往始于儿童时期。”

                                                                                                                  Shuar的一名男孩。图片来源:Samuel Urlacher
  人类营养学的标准模型假设习惯性的能量消耗是“累加”的。例如,运动和其他代谢任务增加了每日总能量消耗,即人类每天消耗的总热量。坚持锻炼,可以消耗更多的总热量。然而,这一模型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因为有研究表明,人类每天的总能量消耗被限制在一个相对较窄的范围内。坚持多运动,在其他代谢任务上会消耗较少的热量,因此总体上并没有产生额外的能量消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究直接在生活充满挑战环境的儿童中测试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使用模型。
  为了研究儿童是如何消耗热量的,Urlacher及其同事收集了44名厄瓜多尔Shuar地区当地土著儿童(5岁至12岁)的能量数据,并将他们与美国和英国的工业化城市儿童进行了比较。Shuar的人口大约有5万人,他们生活在厄瓜多尔与世隔绝的亚马逊地区。由于没有便捷的商店和节省劳动力的技术,他们仍然依靠以生存为基础的生活方式,如打猎、捕鱼、觅食和小规模的园艺。

                                                                                                       Shuar的一名女孩和她父亲一起觅食。图片来源:Samuel Urlacher
 
  为了测量能量消耗,研究人员使用了金标准的同位素追踪和呼吸测量法,这是第一次在以生存为基础人群中使用这两种最先进的方法。这些信息与反映身体活动、免疫活动、营养状况和生长的数据结合在一起。

                                                                                                                                           图片来源:《Science Advances》
该研究结果为儿童能量消耗的限制与权衡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研究发现:
  • Shuar儿童的身体活动量比工业化儿童高出约25%。
  • Shuar儿童的静息能量消耗比工业化儿童高约20%,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免疫系统活性的提高。
  • 尽管在生活方式和能量分配上存在很大差异,但Shuar儿童每天消耗的总热量与工业化儿童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
  该研究的合著者、美国杜克大学进化人类学助理教授Herman Pontzer博士说:“这些发现推进了之前在成年人中的研究,表明儿童时期的能量消耗也是受到限制的。”
  研究人员认为,由于潜在的能量限制可能会限制生理发育,因此这种限制对于理解儿童生长迟缓及其导致成人肥胖和代谢性疾病,如2型糖尿病和高血压的相关风险增加具有重要意义。具体来说,该研究结果表明,即使在食物充足的情况下,高强度的身体和免疫活动也可能会减少生长所需的能量。
  这项研究的一个关键结论是,饮食的快速变化和增加能量摄入,而不是减少体力活动或传染病负担,可能是推动全球肥胖率上升的最直接原因。然而,Urlacher说:“考虑到运动对食欲、肌肉质量、心肺功能和许多其他因素的影响,因此它对于健康和体重管理仍然至关重要。我们的研究结果并没有给出相反的结论。每个人都应该达到推荐的每日身体活动水平。”
  研究人员认识到在未来改进研究的几种方法,包括考虑更广泛的儿童年龄范围,比较更多的研究人群,以及收集涉及单个过渡人群中经济发展和生活方式变化的纵向数据。重要的是,作者将继续寻找方法,以更好地应用他们的发现,以改善Shuar和全球其他人群的健康状况。
  Urlacher是“Shuar长期健康与生活史”项目的联合负责人,自2011年以来他已经在Shuar生活了超过25个月。Urlacher说:“我真的很关心Shuar。科学是令人兴奋的,我希望我们的研究最终可以帮助改善Shuar人乃至全球人群的健康。”

文章转自中国生物技术网